“太后,太上皇还需要我的照顾,臣女就……”

不等柳纤楚说完,太后随即道:“过来吧,太上皇自会有人照顾!”

太上皇这就不管了吗?

好家伙!太上皇这工具人当得着实是冤枉。

柳纤楚撇了撇嘴,跟着太后去到了偏殿:“柳纤楚,你是镇北王妃,现如今镇北王已死,依哀家看,你还是……”

说着,宫女轻言又端着白绫上来了。

他喵的……这怎么绕了一圈,她还是逃不过这条白绫吗?

这个老太婆真是恶毒,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反正就是想尽办法弄死她呗。

“太后娘娘,有件事臣女忘记跟你说了,其实呢……早在镇北王死之前,他就已经给我写了和离书!现在臣女已经不能算是镇北王妃了!”柳纤楚说着,从包里取出了和离书。

幸好她临时照着沈韫离的字迹描摹了一份,不然还真要被这个死老太婆给杀了。

太后接过和离书,看了一眼,眼神顿时沉了下来:“那又如何?你那么爱沈韫离,为他殉情也很正常,不是吗?”

“是这样的太后!臣女早有和离之心,这事儿不仅我身边的丫鬟知道,小十六也是知道的,臣女对镇北王早就没有了感情,他死不死的,臣女根本就不在乎!”

柳纤楚这是在告诉太后,要是她敢强行吊死自己,将来就算以她殉情的名义传出去,必然会有人质疑她的死因,她那个镇国公的爹得知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太后还指着镇国公能够为她所用,自然不会去得罪了他。

太后冷笑了一声,点了点头:“好!好样的!柳纤楚,哀家倒是小瞧了你!”

她想用太上皇的病治罪柳纤楚,结果柳纤楚把人救醒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